马尼拉亚博公司

  如果要形容现在的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借用剧中Darius和Earn的一句话“圣诞节就要到来了,每个人要么吃掉别人,要么被别人吃掉。”

马尼拉亚博公司



  “早在 2016 年美剧《亚特兰大》第一季播出的时候,Donald Glover 就向我们展示了他眼中的亚特兰大,伴随着 OJ Da Juiceman 的 “No Hook”,镜头呈现出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 一些街区的房子破败不堪,而仅一街之隔的另一部分则富丽堂皇,带着花园和泳池。 “No Hook” 飘荡在亚特兰大的天际线之上,同时 Glover 也第一次向我们证明, 本剧在亚特兰大街头文化的张扬和圆滑处世之间可以取得一种绝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被深深地植根于情节之中。类似于我们无法逃避 Glover 所创造的那个充满讽喻的世界,“亚特兰大”—— 无论是这部剧还是这座城市 —— 都已经无法逃避地浸润在了说唱乐里。”



  “早在 2016 年美剧《亚特兰大》第一季播出的时候,Donald Glover 就向我们展示了他眼中的亚特兰大,伴随着 OJ Da Juiceman 的 “No Hook”,镜头呈现出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 一些街区的房子破败不堪,而仅一街之隔的另一部分则富丽堂皇,带着花园和泳池。 “No Hook” 飘荡在亚特兰大的天际线之上,同时 Glover 也第一次向我们证明, 本剧在亚特兰大街头文化的张扬和圆滑处世之间可以取得一种绝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被深深地植根于情节之中。类似于我们无法逃避 Glover 所创造的那个充满讽喻的世界,“亚特兰大”—— 无论是这部剧还是这座城市 —— 都已经无法逃避地浸润在了说唱乐里。”

  而美剧《亚特兰大》的有趣之处并不是浅显笑点的堆砌,而是小到黑人底层日常生活大到社会现象的荒诞性,这一切都格外真实,建议那些不懂黑人说唱文化却又一味以一种批判的态度去看待说唱的人们可以看看这部美剧,嘻哈文化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肮脏,多得是你没有经历过的对现实的无奈与抗争。

  这里有着进监狱次数比开演唱会还多的Gucci Mane,三人组合Migos,风格独特的Future,泡泡糖说唱歌手Lil Yatchy等,新人们层出不穷的在这儿名声大噪,本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亚特兰大是底层黑人青年们的梦之城。”但同时亚特兰大也是名副其实的陷阱城市:《亚特兰大》第二季第一集的开头,两个黑人想去买个17号套餐(毒品暗号),车载音响播放着Tay-K的单曲“The Race”(提一下这位真实的说唱歌手目前还未成年,这首单曲的创作背景是他和他的团体被指控参与谋杀,他在家被监控的情况下,他破坏了身上的定位系统并在逃亡的路上制作完成的。),两人随后购买毒品的计划就变成了一场流血事件。几分钟之内,这部剧就给大家展示了某些超越现实但在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并非遥不可及的现象。

  亚特兰大这座城市有着奇妙的魅力,一方面破旧的建筑群是黑人们的贩毒天堂,帮派基地,另一方面诞生并伴生与这些黑暗之中的Trap音乐却不可阻挡的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文化符号。这座城市利用黑人们的苦难经历进行文化的转化,并一举带着“说唱”、“毒品”、“黑帮”、“穷黑人”等标签成为了地标城市。

  而美剧《亚特兰大》的有趣之处并不是浅显笑点的堆砌,而是小到黑人底层日常生活大到社会现象的荒诞性,这一切都格外真实,建议那些不懂黑人说唱文化却又一味以一种批判的态度去看待说唱的人们可以看看这部美剧,嘻哈文化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肮脏,多得是你没有经历过的对现实的无奈与抗争。

  亚特兰大这座城市有着奇妙的魅力,一方面破旧的建筑群是黑人们的贩毒天堂,帮派基地,另一方面诞生并伴生与这些黑暗之中的Trap音乐却不可阻挡的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文化符号。这座城市利用黑人们的苦难经历进行文化的转化,并一举带着“说唱”、“毒品”、“黑帮”、“穷黑人”等标签成为了地标城市。



  “早在 2016 年美剧《亚特兰大》第一季播出的时候,Donald Glover 就向我们展示了他眼中的亚特兰大,伴随着 OJ Da Juiceman 的 “No Hook”,镜头呈现出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 一些街区的房子破败不堪,而仅一街之隔的另一部分则富丽堂皇,带着花园和泳池。 “No Hook” 飘荡在亚特兰大的天际线之上,同时 Glover 也第一次向我们证明, 本剧在亚特兰大街头文化的张扬和圆滑处世之间可以取得一种绝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被深深地植根于情节之中。类似于我们无法逃避 Glover 所创造的那个充满讽喻的世界,“亚特兰大”—— 无论是这部剧还是这座城市 —— 都已经无法逃避地浸润在了说唱乐里。”



  “早在 2016 年美剧《亚特兰大》第一季播出的时候,Donald Glover 就向我们展示了他眼中的亚特兰大,伴随着 OJ Da Juiceman 的 “No Hook”,镜头呈现出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 一些街区的房子破败不堪,而仅一街之隔的另一部分则富丽堂皇,带着花园和泳池。 “No Hook” 飘荡在亚特兰大的天际线之上,同时 Glover 也第一次向我们证明, 本剧在亚特兰大街头文化的张扬和圆滑处世之间可以取得一种绝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被深深地植根于情节之中。类似于我们无法逃避 Glover 所创造的那个充满讽喻的世界,“亚特兰大”—— 无论是这部剧还是这座城市 —— 都已经无法逃避地浸润在了说唱乐里。”

  这里有着进监狱次数比开演唱会还多的Gucci Mane,三人组合Migos,风格独特的Future,泡泡糖说唱歌手Lil Yatchy等,新人们层出不穷的在这儿名声大噪,本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亚特兰大是底层黑人青年们的梦之城。”但同时亚特兰大也是名副其实的陷阱城市:《亚特兰大》第二季第一集的开头,两个黑人想去买个17号套餐(毒品暗号),车载音响播放着Tay-K的单曲“The Race”(提一下这位真实的说唱歌手目前还未成年,这首单曲的创作背景是他和他的团体被指控参与谋杀,他在家被监控的情况下,他破坏了身上的定位系统并在逃亡的路上制作完成的。),两人随后购买毒品的计划就变成了一场流血事件。几分钟之内,这部剧就给大家展示了某些超越现实但在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并非遥不可及的现象。



  “早在 2016 年美剧《亚特兰大》第一季播出的时候,Donald Glover 就向我们展示了他眼中的亚特兰大,伴随着 OJ Da Juiceman 的 “No Hook”,镜头呈现出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 一些街区的房子破败不堪,而仅一街之隔的另一部分则富丽堂皇,带着花园和泳池。 “No Hook” 飘荡在亚特兰大的天际线之上,同时 Glover 也第一次向我们证明, 本剧在亚特兰大街头文化的张扬和圆滑处世之间可以取得一种绝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被深深地植根于情节之中。类似于我们无法逃避 Glover 所创造的那个充满讽喻的世界,“亚特兰大”—— 无论是这部剧还是这座城市 —— 都已经无法逃避地浸润在了说唱乐里。”

  这里有着进监狱次数比开演唱会还多的Gucci Mane,三人组合Migos,风格独特的Future,泡泡糖说唱歌手Lil Yatchy等,新人们层出不穷的在这儿名声大噪,本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亚特兰大是底层黑人青年们的梦之城。”但同时亚特兰大也是名副其实的陷阱城市:《亚特兰大》第二季第一集的开头,两个黑人想去买个17号套餐(毒品暗号),车载音响播放着Tay-K的单曲“The Race”(提一下这位真实的说唱歌手目前还未成年,这首单曲的创作背景是他和他的团体被指控参与谋杀,他在家被监控的情况下,他破坏了身上的定位系统并在逃亡的路上制作完成的。),两人随后购买毒品的计划就变成了一场流血事件。几分钟之内,这部剧就给大家展示了某些超越现实但在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并非遥不可及的现象。

  而美剧《亚特兰大》的有趣之处并不是浅显笑点的堆砌,而是小到黑人底层日常生活大到社会现象的荒诞性,这一切都格外真实,建议那些不懂黑人说唱文化却又一味以一种批判的态度去看待说唱的人们可以看看这部美剧,嘻哈文化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肮脏,多得是你没有经历过的对现实的无奈与抗争。



  “早在 2016 年美剧《亚特兰大》第一季播出的时候,Donald Glover 就向我们展示了他眼中的亚特兰大,伴随着 OJ Da Juiceman 的 “No Hook”,镜头呈现出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 一些街区的房子破败不堪,而仅一街之隔的另一部分则富丽堂皇,带着花园和泳池。 “No Hook” 飘荡在亚特兰大的天际线之上,同时 Glover 也第一次向我们证明, 本剧在亚特兰大街头文化的张扬和圆滑处世之间可以取得一种绝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也被深深地植根于情节之中。类似于我们无法逃避 Glover 所创造的那个充满讽喻的世界,“亚特兰大”—— 无论是这部剧还是这座城市 —— 都已经无法逃避地浸润在了说唱乐里。”

  如果要形容现在的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借用剧中Darius和Earn的一句话“圣诞节就要到来了,每个人要么吃掉别人,要么被别人吃掉。”

  2006年,亚特兰大最大的贩毒黑帮组织BMF被联邦调查局处理,这也切断了亚特兰大的大部分经济来源,所有人都被打回了老窝,毒品生意垮台的背后是周边市场也跟着遭殃,毒贩、rapper、脱衣舞者、俱乐部老板这帮人的日子在那段时间都不好过。虽然这段时间也为trap圈子带来了直到现在也推崇的独立打拼精神,但同时也催生了一段时间的跨区抢劫热潮,从奢侈到勉强度日,新一代trap说唱歌手的成长环境就是这样。

  选民投票的控制,无辜黑人被杀害,街头上随处可见的暴力,所有人都在与命运抗争。黑人如此描述自己的幼年生活“我们会跑去很远的地方买5块钱一大包的糖果,然后拆开来用装三明治的袋子分包装好再在街头卖给其他小孩,你必须要让别人觉得你从小就是干这个的,才能在这场生意里分一杯羹。”

  2006年,亚特兰大最大的贩毒黑帮组织BMF被联邦调查局处理,这也切断了亚特兰大的大部分经济来源,所有人都被打回了老窝,毒品生意垮台的背后是周边市场也跟着遭殃,毒贩、rapper、脱衣舞者、俱乐部老板这帮人的日子在那段时间都不好过。虽然这段时间也为trap圈子带来了直到现在也推崇的独立打拼精神,但同时也催生了一段时间的跨区抢劫热潮,从奢侈到勉强度日,新一代trap说唱歌手的成长环境就是这样。

  亚特兰大这座城市有着奇妙的魅力,一方面破旧的建筑群是黑人们的贩毒天堂,帮派基地,另一方面诞生并伴生与这些黑暗之中的Trap音乐却不可阻挡的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文化符号。这座城市利用黑人们的苦难经历进行文化的转化,并一举带着“说唱”、“毒品”、“黑帮”、“穷黑人”等标签成为了地标城市。

  如果要形容现在的亚特兰大这座城市,借用剧中Darius和Earn的一句话“圣诞节就要到来了,每个人要么吃掉别人,要么被别人吃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